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微軟雅黑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20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26章 下課了!
作者:老九貓| 字數:3093| 更新時間:2020年03月04日

琴雅也發現了這一點,一臉茫然的看向楚子夜,“那些……那些東西呢?”

楚子夜微微瞇起眼睛,心里開始莫名恐慌起來,他直接將房間門打開,兩人還沒來得及走出去,房門陡然間關閉,無論他怎么打開也沒有辦法。

下一刻,楚子夜似乎想起了什么,猛然轉過頭。

在雜物間的角落中,竟然有一面落地鏡!

他竟然忘記了,這厲鬼可以利用鏡子作為媒介將他拉進里世界,那么自然也能夠通過鏡子找到他和琴雅!

“該死!”楚子夜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,眼中劃過絕望。

“你不是已經找到我們了嗎?還不動手?”楚子夜死死盯著鏡子開口說道。

琴雅看到身后那面落地鏡后,頓時也猜測到了什么,表情黯淡下來。

跑不掉了嗎?

楚子夜話音剛落,鏡子中,那女鬼的身影緩緩出現在鏡面上,死死盯著兩人,眼中帶著嘲諷和莫名意味。

楚子夜深吸一口氣后,二話不說拿起安全錘猛地朝那落地鏡砸去。

然而安全錘還沒有觸碰到鏡子,下一刻,鏡子中猛地伸出手死死抓住他的手腕,用力拉扯!

楚子夜臉色微變,連忙止步躺下,拼盡全力不讓女鬼給拉扯進鏡子中。

這面鏡子肯定不是‘門’,而且這里還是里世界,要是被拉進鏡子里,結果只有一個,那就是死!

楚子夜掙扎地同時,回頭看了一眼呆愣在原地的琴雅,不由連忙大聲吼道:“不用管我,想辦法出去,‘門’就在大廳的玻璃窗,趕緊出去!時間快結束了??!快??!”

琴雅被楚子夜吼得回過神來,她看向身后,果然發現此時門又可以打開了。

她轉過頭看著楚子夜一點點的被拉進鏡子中,淚水不由得涌出來,最后還是沖了出去。

楚子夜看到琴雅離開后,松了一口氣,神色微微一松,至少,這一次死亡課程并不是全軍覆沒。

只要他能拖住眼前這女鬼,那么琴雅完全有時間可以離開這所醫院。

教室中還沒有一個學生擁有或者離開生存性質的死亡課程,只要琴雅回去告訴那些人屬于這類型課程的限制和生路,那么說不定以后就不會再死那么多人了。

至少像劉成一開始那樣的低級錯誤不會有人再犯。

楚子夜并不覺得自己很偉大,他只是想做些什么,為自己的罪惡來嘗試彌補。

最該死的人本來就是他,卻總是活了下來。

隨著離鏡子越來越近,楚子夜可以清晰地看到女鬼那張恐怖的面孔,手臂被死死抓住,無論他怎么掙扎也沒有辦法掙脫。

下一秒,眼見著楚子夜一只手就要被拉扯進去時,琴雅也消失在大廳中。

他并沒有選擇坐以待斃,而是左手拿出手術刀,臉色瘋狂地開始活生生割斷自己的手臂!

噗嗤!

手術刀瞬間劃破皮膚和肌肉,露出骨頭。

解刨尸體,在死亡大學中楚子夜不知道做了多少次,知道怎樣解刨最為輕松省力,再加上另外一個人格的原因,所以即便是此時在割自己的手臂,也顯得過分熟練。

然而劇烈的痛苦讓楚子夜差點沒有忍受住,腰間有一根麻醉針,但現在他不能用,因為另外一個人格出現過一次,他打算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就打麻醉針,即便是他再次出現也沒有任何辦法。

但現在要是用麻醉針,那么等于宣告自己死亡有什么區別?

楚子夜深吸一口氣,大聲嘶吼一聲后,咬緊壓根瘋狂割斷肌腱。

然后抬起左手一把扭斷骨頭!

“咔嚓!”

身體和胳膊瞬間扯斷開來,楚子夜的身體得到解脫,但因為劇痛和無力差點后仰倒了下去。

身子很是踉蹌,但幸好并沒有摔倒,看了一眼女鬼將胳膊拉入落地鏡后,慘白的面孔明顯越發難看猙獰,似乎很是憤怒!

楚子夜頭也不回的連忙沖出雜物室,朝大廳門口方向跑去!

琴雅在先前已經通過玻璃門回到現實世界后,才發現事情并沒有她想的那么簡單,那些原本在里世界的那些‘人’,竟然來到了這里。

這些家伙仿佛沒有死一般,尸體上毫無傷口,甚至會說話,還在交談。

醫院仿佛恢復了正常,很是和睦。

然而隨著琴雅陡然間出現在大廳中時,氣氛一下子變得凝固寂靜下來,這些‘人’不約而同的將視線看向她。

琴雅站在門口,看到這一幕臉上也是一怔,隨后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。

這些‘人’臉上逐漸出現痛苦的情緒,趴在地上,四肢也開始扭曲。

指甲變得漆黑,頭發在瞬間開始凋零,這些‘人’更像是被餓了很久很久,變得瘦骨嶙峋。

然后就像是看到天底下最為動人的美味,琴雅,嘶吼地朝她沖上去。

“??!”琴雅嚇得尖叫一聲,鋪天蓋地的爬行‘人’朝她沖過來,是個人都要崩潰,即便她是死亡大學的學生,也并不是說就沒有恐懼的情緒。

只是有個臨界點而以,他們雖然比正常人心理承受要強上許多,但一旦崩潰,也會瞬間選擇死亡的解脫。

在死亡大學里,又多少因為心里承受不了,而自殺死亡的。

即便是楚子夜,也不止有一次自殺的想法,一想到自己身上的罪惡,就仿佛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可以令他解脫的地方。

自殺?下地獄?

還有什么比死亡大學更像是地獄的嗎?

眨眼間,那些四肢爬行的‘人’已經來到琴雅面前,她回過神來時,想要跑卻已經來不及了,因為她的雙腳被這些四肢爬行‘人’死死拽住,它們張開嘴就瘋狂地啃食起來。

雙腿眨眼間變得血淋淋起來,琴雅滿臉絕望,支撐不住就要倒在這些‘人’群中,活生生的被活剝吃完。

然而在倒下的一瞬間,余角的視線中,她突然看到楚子夜的身影出現在玻璃門前。

她一開始還以為是幻覺,沒想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竟然是楚子夜,自己是喜歡他嗎?

劇痛隨著麻木刺激神經,讓她已經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現實了,淚水泛出眼眶,真是很對不起,浪費了他用生命的代價換來逃生的機會。

琴雅看到的楚子夜自然不是幻覺,從里世界中沖出來的他,一眼就看到陷入四肢爬行‘人’的包圍中,很是危急!

楚子夜沒有多想,二話不說沖了上去,即便右手胳膊沒有,經常鍛煉的他也要遠遠比這些四肢爬行的怪物要強上許多。

“給我滾開!”

楚子夜踩著一頭鬼怪縱身一躍,高中時期作為跨欄運動員的他,這一跳竟然直接跳到了琴雅身邊。

手術刀一把插在正在啃咬琴雅腿的鬼怪腦門,一腳踢開另外一頭。

然后一把將琴雅抱住,咬緊壓根喊道:“抱緊我,我帶你沖出去!”

琴雅回過神來,發現自己楚子夜的懷中,然而整個人渾身都是傷口,理智已經很模糊了。

“楚……子夜……”

楚子夜看到懷里的琴雅,只剩下一只手的他,抱著有些吃力。

“琴雅!別睡!千萬別睡,本來就很重了,再睡變胖了我就真抱不動了!”楚子夜連忙說道。

或許女人天生就對胖這個詞很是敏感,她再一次睜開眼睛,雙手伸出來抱住楚子夜的脖子。

輕聲又無力的說道:“胖就胖了,又沒吃你家大米……”

楚子夜看了一眼四周又要沖上來的四肢爬行‘人’,這些鬼怪真的是毫無理智。

這時,他看到旁邊有一排桌子,他二話不說一把跳到桌子上,看著前面兩米距離的另一張桌子,咬咬牙,左手死死抱住琴雅的腰不讓她掉下去,縱身再次一躍!

而那些鬼怪因為只能爬的原因,竟然一時半會兒觸碰不到楚子夜兩人,只能緊緊跟在身后。

眨眼間,楚子夜就沖出了這些爬行‘人’的包圍圈,沒來得及松一口氣,飛快地沖出大廳門口。

下一刻,楚子夜和琴雅兩人的腦海中同時響起一道刺耳的響鈴聲。

“下課了!”

楚子夜沒有停下,瘋狂地朝醫院跑去。

剛才跳的那幾下,已經將他僅剩地體力幾乎用盡,現在完全是憑借著毅力在跑著。

琴雅渾身上下都被咬出傷口,身下兩條腿更是只剩下骨頭,看的他觸目驚心又不敢去多看幾眼,只能死死抱住她,沒有放開手。

只要活著回到教室中,只要還剩下一口氣,那么就不會死!

一邊跑的同時,楚子夜時不時回頭看一眼,那些爬行‘人’的鬼怪顯然追不上他的速度,但他擔憂的不是這些鬼怪,而是那厲鬼!

果然,沒過一會兒,那女鬼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大廳門前,楚子夜瞳孔頓時一縮,不敢多看,繼續朝醫院大門出口跑去,用盡全力的跑!

女鬼追上來了!如同夢魘一般永遠擺脫不了。

楚子夜知道,他們一旦被追上,那么兩人都會死在這里!

琴雅微微睜開眼睛,看著楚子夜疲倦的面容,嘴角不由泛起甜美的笑容,輕聲說道:“放我下來吧,這樣她有可能就不會再追你了?!?/p>

楚子夜裝作沒有聽見,死死抱住她,速度沒有慢下絲毫,他壓根就沒有這種想法,要么一起活著離開,要么就一起死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
{ganrao}